智堪憂已棄療茶🍵

傻眼吧作为凡人哒我!!!
留学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!!!
一个拥有众多墙头的人文社科类苦逼在读老年生。
颜控。声控。手控。
大概是典型很launisch的人了。

申雪、赵宏博退役后 我就不再看花滑了 没曾想今年一时兴起刷了几个羽生结弦跟金博洋的视频 又重新捡回来了
2018,米兰。
彭程&金杨的短节目。
米兰场的音响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
aus ARD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