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堪憂已棄療茶🍵

傻眼吧作为凡人哒我!!!
留学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!!!
一个拥有众多墙头的人文社科类苦逼在读老年生。
颜控。声控。手控。
大概是典型很launisch的人了。

关于评论员及一些乱七八糟的


本来应该开始打卡学习了,递交了论文题目,死限也就定下来,在八月份。但是捱不住我生气啊!!!!我一生气就憋得慌,必须得码小作文啊!即便是在写论文,也要放下,把情绪先给宣泄出去!!!!!!!以下——

带着主观情绪跟主观臆断解说难道是我国风气吗,真是气死我,你是人家选手本人吗,怎么就是放弃了?我给你一个放弃的典型例子好吗,那就是摔倒了不干了,太特么疼!起不来!气的我关了论文跑去找东植。这种愤怒真的没法找旁的朋友说,因为她们都不会理解的。

我说,气死我了!!!看到老福特上一个关于C5解说的文儿下边的评论,特么都惊了好吗!个Scheisse!解说咋这样的带主观评判的,她当自己是个啥,什么叫放弃了,你是阎王殿里的判官吗,判这个好人,判那个是大坏蛋的。

东植说,也别气,隔壁胖球的解说杨大妈都主观成啥样儿了!!!

我说,你可别提杨大妈,她那口毒奶名符其实,威力巨大!

的确,某些解说员是很有文化底蕴的,诗句张口就来,但是,他们都以为自己是运动员肚子里的蛔虫吗,个个内心戏比选手还丰富。你说啥不好你去揣测人家内心,心理医师都不敢这么做!

我现在觉得国外大叔大姐的解说挺好的,冷静专业,你选手滑成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,滑的精彩不吝夸奖跟惊叹,虽然遣词造句不如中文来的华丽,整个透着种朴实。滑的不好语气里都透着惋惜,那是人家明白选手的水平摆在那儿。所以你看看人家外国评论员还知道心疼你国运动员呢,见摔了好几下都知道痛惜着呢,知道替运动员叫叫疼,各种上帝的喊天喊地。连人家外国场馆音效师都比你们会心疼人!!!


跟东植聊到命中带煞这个问题,她说我这属于主观归因,“说说带煞气是玩笑的,你别当真。要说煞气那也是那个Uno的煞气了,没看他煞了那么多人么,你离那么远肯定没这个威力。你要说带煞,我更不敢喜欢运动员了,你顶多煞人家一次比赛,我都把孔月饼煞下岗了呢。”

我说,对,我俩适合抱团互相煞,你这个煞力值是有点可怕的,威力无人能敌啊。

她说,心很累。

我说,咱们关起门开开玩笑就好(然后我转身就把我俩对话给打码po上来了哈哈,我对不起学姐对我的信任)。不过,其实老福特上好多妹纸都觉得自己煞到天天了,第一次看比赛就呵呵哒了。

我们家东植学姐以严肃认真的态度说,你们这种叫墨菲效应。

何谓墨菲效应——"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"——任何事只要有向变坏发展的可能,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,它总会发生。我们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非常有可能会发生。

其实也就是我们对所遭遇的事情不满的排泄。

后来聊到微博的事,我说希望小孩儿别玩微博了,微博上乌烟瘴气的。

东植:那倒是,微博那种用心险恶带导向舆论的更明显。

然后我顺茬儿就说起微博上各种带节奏的,就因为某评论员一句“似乎放弃了”的主观臆测,跑去让人道歉的,我说:他是吃你家粮食了还是欠你家钱了,人家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人对得起教练、朋友的,要跟谁道歉?

东植几个句号点点表示无语:这个。。。那麻烦他上去跳个四周好嘛! no can no bb,天下公理。

聊完一身顺畅,互道晚安。

这两天小作文高产似母猪的,什么时候我码论文也能这么高产就好了!!!

最后的最后,伤病对运动员来说是不可避免的,是避不开的劫难,但是我希望俩小孩儿都好好的,保护好身体,也保护好内心那个最初的自己,不受外界干扰。讲真,柚子这种把一切社交软件都卸载搁置的行为,真的是一万个赞。机智的年轻人啊,这样能心无旁骛的做自己。


评论(34)

热度(48)